康茂中国古近代历史网站

我们六堡村的那些小人物

康茂中国古近代历史网站 http://www.xmfsgfw.cn 2018-10-01 10:01 出处:网络 编辑:
相关专题: 文学



我们六堡村的那些小人物之一


五杨试菇


五杨是我们村兔儿寨的,人长得丑,右眼上方眉毛处又长有一个胞,大如脚拇指,我们背地里叫他“五杨胞胞眼”。如果我们遇到。哪个人长得丑的,我们村里人会说:“这。个人长得简直就是五杨,只差没长胞胞眼”,总之就是说:丑!


因为五杨长得丑,人们都不重视他,连他的父亲杨也不重视他。


小时候五杨家弟兄多,粮食不够吃,每到青黄不接时,家里。常常闹饥荒。四五月间,我们村四周的山上长有一些野菇,五杨一家就到山上去采野菇来充饥。


野菇有些是有毒的,村里就有误食毒菇中毒的事。我记得老人常。常用银器来试菇,如果有毒,那白晃晃的银器会发黑,那一锅野菇肯定就是吃不得。因此五杨家煮菇也很小心。


有一次,五杨一家采菇回来,煮了一。锅野菇,因为家穷,没有银器试,一家。人眼睁睁盯着一锅。野菇,谁也不敢动筷。这时,坐在一旁的父亲杨发话了,他说:“五长得丑,先让五试了,他吃不死,我们再吃。”五饿坏了,伸长筷子就往锅里捞,往嘴里送,不一会儿一锅的野菇子眼看就剩半锅了,他的父亲赶紧说:“大家快动手,不然菇快要被五吃光了。”


这事。传出来后,不光是。我们六堡村人,我们附近这一带的东家人,谁听了谁都会笑。从此,我们六堡有“五杨试菇”这一典故。


几十年过去了,到现在五杨已活了六十多岁,虽然人长得不怎么样,也曾亲娶过。他老婆是个哑巴,跟他没过得好几年就死了,没生有儿女,他老婆死后先是埋在我们六堡女子学校的校址处,后来征地建学校才迁走。迁坟时,挖出骨骸来,五杨跳下去一把抱住他老婆的头颅失声痛哭。这一情景,令每一个在场人无不为之动容。五杨虽是个小人物,他对逝去的妻子的思念之情,不亚于那些大人物。


现在五杨老了,跟随他的侄子住。这几年国家实施“**”政策,五杨被列为“**”对象,日子还算好过。


注:东家人原为贵州省境内的一个待识别民族,1996年,经省政府批复。认定为贵州畲族。我们东家人的名字是“子父联名”,五杨,即“五”是名,“杨”是父名,连起来我们就知道“五”是“杨”的儿子,但一般称呼时不称联名,这样是不敬。


(2010年2月17日)


我们六堡村的那些小人物之二


新卫打电筒


新卫是紫竹寨的人,他耳朵不好,是个聋子,但他人很好面子。新卫年轻时正值土改运动,土改干部下到我们村里来,个个胸前挂着一支钢。笔,新卫看着,那叫神气!


那时。候钢笔贵,据老人说,要一挑大米才换的一支钢笔,当时新卫家里穷,加上自己又不识字,根本买不起钢笔,也没必要买钢笔。但是新卫看着土改干部挂钢。笔神气着呢!自己也想弄一支来挂挂,过把瘾。


结果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弄得一支笔盖来,也挂在胸前,下方是空的,寨子上的人看见了,都背过脸去偷笑。新卫耳朵不好,也不知道大家在后面议论他。正月里,他还堂而皇之挂着空笔盖到凯里角冲那边去“坐花园”。姑娘们一见新卫表哥胸挂钢笔,都觉得很稀奇,想拿来看看,一饱眼福。其实,大家都知道新卫不。识字,却要他拿笔来写字给大家看看,新卫拿不出来,大家就笑,有大胆的姑娘伸手往他胸前一摸,空的,姑娘们就哄笑,都说新卫“假得很”,就叫他“新卫假崽”。


有一回,寨子上办丧事,新卫不识字却爱去跟主丧的先生们凑热闹,他见先生们拿起经书来念,他也拿起一本来看,嘴不停地。动。不巧他把书给拿倒了,刚好被对面的先生看到了,先生笑他,并大声说:“拿倒了!”不知当时新卫怎么就反应那么快,也大声回话说:“我是将就你的,你以为。我不晓得?”大家一听哄堂大笑。这时他看见大家在笑他,他接着低声说:“大家都是师傅,不要互相取笑。”现在我们村谁不小心弄错了点小事,有人取笑时,错事的人往往拿新卫的这句话来解嘲。


还有一回是手电筒这玩意才卖到我们村那会儿,新卫觉得这东西很稀奇,他买了一支,自个关了门窗,躲在房里,一开一关,晃来晃去,等不快田黑下来。这样焦急等着,直到下午,他才背着电筒出去割草。割得草时,天还没黑,他就在山坳上坐着,好多人回家叫他,他都不回去,等到天黑尽了,他才从山上打着电。筒抬草回来,人们看见了,都笑他。从此,我们六堡村就有了一句很出名的歇后语:新卫打电筒——等不快天黑。


不过新卫的这些事我都是听老人说的,我长大的时候,新卫已经老了。只记得他去世的时候,是很稀奇的,寨上的三个老人连环死。先是。寨上的通国醉酒死了,送通国上山的那一天,新卫去吃通国的酒,喝多了,第二天新卫死了,等到安葬新卫复山时,寨上的柄四来喝酒,也喝多了,当晚就死去的。论辈分,他们三个还是兄弟。


(2010年2月18日)

0

上一篇: 没有了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