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乐鱼体育官网入口

黄宗琪、林秀芹体育赛事节leyu涔愰奔缃? 涔愰奔缃?com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研究.txt

2021-05-19 本站作者 【 字体:

黄宗琪、林秀芹|体育赛事节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研究 收录于话题 体育赛事节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研究 黄宗琪,林秀芹 (厦门大学知识产权研究院,福建 厦门 361005) (本文载于《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20年第11期)摘 要:近年来,各大互联网公司斥巨资抢夺的体育赛事节目播出资源饱受盗播之苦。体育赛事节目相关纠纷频发,法院对体育赛事节目的权利属性和保护路径看法不一,导致判决结果各异。对此,从促进体育产业健康发展的角度出发,运用案例分析法和文献分析法,研究我国体育赛事节目的保护现状及其存在的问题,提出通过完善广播组织权来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我国新《著作权法》为广播组织扩张了转播权并新增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未解决广播组织权利主体和权利客体等相关问题。应当将广播组织权的主体范围扩大至新型的网络传播主体,确定广播组织权的客体为载有节目的信号,基于利益平衡原则对权利进行一定的限制,如赋予公众免费观看重大体育赛事活动的合理机会并给予未获独家转播授权的媒体一定的新闻报道的自由。明晰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性质及其权利归属和权利内容,将有助于妥善处理体育赛事节目产业链上各相关主体的利益,在权利的专有和公有之间划分合理的界限。 关键词:体育赛事节目;广播组织权;权利主体;权利客体;权利内容;权利的限制Youth Basketball Training Growing Up In Joy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体育文化产业成为我国国民经济新的快速增长点。作为体育文化产业核心内容之一的体育赛事节目更是创造了巨大的产值,成为广播电台、电视台、体育组织、网络媒体等的重要经济来源。在互联网技术特别是流媒体技术的影响下,体育赛事节目的传播方式发生了改变,由此引发了一系列著作权纠纷。权利人保护其享有版权的节目不被盗播的诉求十分强烈。各地法院对体育赛事节目的性质及保护路径存在着不同观点,学术界对此类问题的探讨也是众说纷纭。体育赛事组织者及赛事实况录制者等相关主体的权利保护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在此背景下,研究体育赛事节目相关的权利保护问题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一方面,体育赛事节目相关的权利保护研究有利于明确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性质及其权利归属和权利内容,弥补法律漏洞,缓解法律滞后与新技术快速发展之间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体育赛事节目相关的权利保护研究有利于妥善处理体育赛事节目产业链上各主体的利益,实现权利专有与公众信息自由二者的平衡,促进体育产业健康发展。为此,主要采用案例分析法和文献资料法进行研究。1)运用案例分析法,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选取和体育赛事节目有关的判决文书,对案例进行研读,发现并总结各个法院对体育赛事节目的定性、保护路径及其法条依据,概括体育赛事节目的司法保护现状。2)运用文献资料法,对国内外相关的法律条约、政策文献和研究文献进行调研、梳理。其中,为考察学者对体育赛事节目保护问题已进行的研究,以 2001—2020 年为时间界限,在中国知网数据库中,将文献分类目录限定为“民商法”,以“体育赛事”为主题,检索得出288篇期刊论文;再将文献分类目录限定为“体育”,分别以“体育赛事节目版权”和“体育赛事直播”为主题,检索得出117篇期刊论文。为考察广播组织权的研究现状,以2010—2020 年为时间界限,在中国知网数据库中,以“广播组织权”为主题,检索得出 53 篇期刊论文。对相关论文进行查阅、整理和归纳后,选取与本研究相关性比较高的文献进行认真研读,提供理论依据。通过上述研究方法,在现有的立法框架下,寻求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最合理的方案,并进一步探究如何系统地完善该方案,以期解决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适用困境,实现著作权法与市场经济、创新激励的外部协调和著作权法二分体系下的内部协调。■■■1 体育赛事节目的保护现状 体育赛事节目中的开幕式、闭幕式部分往往因为制作余地大、独创性程度较高而被法院认定为类电作品,这一点是没有争议的。如在2008 年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简称:央视国际)诉世纪龙信息网络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其“奥运火炬珠峰传递节目”案中,法院认为,“圣火耀珠峰”直播节目采取了人物访谈,选用历史文献资料,模拟性的演示等手法,有计划地将直播整体过程分成了若干有机创作篇章……体现了作品的独创性,可以认定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1]。在央视国际诉几何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案中,法院认为,电视台对运动会闭幕式进行录像并制作节目的行为,虽然内容具有新闻性,但在制作过程中会涉及镜头的切换、画面的组合,由电视台以自己独特的拍摄手法对运动会闭幕式予以体现,因而具有独创性,系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2]。类似判决还有央视国际诉上海聚力传媒技术有限公司[3]、上海视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4]侵害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案等。因此,所谓体育赛事节目,主要探讨的是“对体育比赛过程进行实时制作而形成的供观众欣赏的节目”部分,不包含开幕式和闭幕式。在这部分体育赛事节目遭到盗播时,权利人通常以体育赛事节目的动产物权、类电作品著作权或广播组织权被侵害为由提起诉讼。法院对体育赛事节目的权利属性和保护路径看法不一,导致判决结果各异甚至呈现一定程度的混乱(表1)。结合实务界的做法和学界的讨论,现有的体育赛事节目保护模式可以归纳为 5 种:1)作品保护模式;2)录像制品保护模式;3)广播组织权保护模式;4)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模式;5) “物权+合同”保护模式。在这 5 种保护模式中,作品保护模式虽可最大范围地对体育赛事节目进行保护,但限于体育赛事节目的独创性高度[5],将其纳入著作权保护的范畴,会造成很大的不确定性,且有违我国著作权与邻接权二分体系的逻辑;通过录像制品进行保护,在节目尚未形成录像制品的前提下,是否可依据录像制品享有权利,有待商榷[6],且通过截取信号的非交互式网络直播行为并未落入录像制作者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通过广播组织权进行保护,该权利的主体特定,将其他组织者排除在了广播组织者权主体之外[7];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的问题在于,侵权主体不一定是经营者或与权利人存在同业竞争的关系,且作为权宜之计,权利人最终所获得的只是一种事后的、个案的救济[8];通过“物权+合同”进行保护的困境在于,动产须为有体物且根据物权法定原则,难觅物权基础,再者,合同效力的相对性导致权利人难以控制场馆之外的盗播行为。为有效保护体育赛事节目,促进体育产业健康发展,需从现有保护模式中探寻出适于我国的方案并通过相关立法予以完善。 ■■■2 体育赛事节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的合理性 在我国坚持著作权与邻接权双轨制的情况下,通过邻接权尤其是广播组织权对体育赛事节目进行保护更为合理。2.1 体育赛事节目的独创性有限体育赛事节目的独创性主要体现在直播团队对机位的设置以及对多台摄像机所摄画面的取舍和编排[9],但这两方面都受到客观因素的制约,个性化表达空间十分有限。1)成熟赛事节目的拍摄制作具有规则性。各直播团队需严格按照赛事制作手册或相应的制作规则对赛事素材进行拍摄制作,不论是摄像机的技术规格、放置位置、还是摄制角度和范围都有相对固定的标准,直播团队自由选择的空间十分有限。2)赛事素材的选择和编排受制于如实反映赛事现场状况的根本要求。体育赛事节目的拍摄目的是将整场比赛完整、准确、全面地记录下来,为观众呈现真实、客观的比赛全过程。直播团队一般按照观众最适应的逻辑顺序,即比赛客观进程对体育赛事节目进行选择和编排。因考虑到观众对于何时看到何种画面的稳定预期,过分追求具有独创性的编排方式,可能会给观众体验带来反效果。因此,同一赛事题材不同直播团队在内容的选择和编排上趋于相同。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二分体系的逻辑,体育赛事节目的独创性难以达到作品所要求的独创性高度,不宜将其纳入作品进行保护。2. 2 邻接权保护理论上更为恰适随着赛事直播技术的提高以及各大互联网平台的发展,观众对体育赛事的关注度和参与度不断高涨。我国体育赛事类节目已创造庞大产值,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体育赛事节目的诞生是体育赛事运营的结果。作为体育产业链的核心,体育赛事运营是一个重投资的产业,需要通过囤积大量资本进行运作,向社会提供体育赛事的全过程。权利人对体育赛事节目的资金投入因盗播行为不能得到回报,其投资积极性就会受到影响,不利于体育产业的发展。有价值的非物质成果因独创性不足而无法通过作品进行保护,但相关主体投入了大量的资本,若不加保护、允许他人无偿享受其投入产出的非物质成果,有失公平,这是邻接权产生的主要原因。邻接权重在保护投资,而不是独创性的智力创造。因此,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投资的这种现实需要和邻接权保护投资的制度理论是相契合的。相较于作品保护模式,通过邻接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更符合我国著作权法体系的设计逻辑。2. 3 录像制品与视听作品的分界尚未明确在 2014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中,邻接权中的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制作者、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相关权利被保留,而录像制作者权被删除,同时,保护的作品类型中增加了“视听作品”这一新的作品类型,所谓视听作品是指“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连续画面组成,并且能够借助技术设备被感知的作品,包括电影、电视剧以及类似制作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10]。此处录像制品升格为视听作品。有学者认为这是解决“作品还是制品”之争,纾解赛事节目版权保护的关键[11]。然而,2020 年 11 月 11 日,中国人大网公布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决定》(以下简称新《著作权法》)将原来的类电作品改为了视听作品,同时保留了录像制品[12]。“视听作品这一概念的出现可能成为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的利好,但由于录像制品这一概念仍然存在,司法实践中仍然要区分视听作品与录像制品”[13]。“独创性概念的不确定性导致了版权司法在确认版权作品和判定版权侵权上存在着盲目性和任意性的问题”[14],采用独创性标准并不能划清视听作品和录像制品的界限,在录像制品与视听作品的分界尚未明确的情况下,将体育赛事节目纳入录像制品进行保护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并非最佳方案。2. 4 制度供给应当适合市场需要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下,一边是与体育赛事组织者签订合同的媒体平台天价砸下版权,另一边却是盗播平台肆意窃取流量。如果盗播行为得不到控制,将导致体育赛事节目在传播阶段的市场失灵——既然能免费转播进而获取收益,为何要支付巨额对价争取“授权”呢?因此,为了使付费购买版权的权利人免遭巨大损失,使赛事的商业价值得以兑现,必须有效遏制盗播行为,使制度供给适合市场需要。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模式和“合同+物权”保护模式都不能合理适应市场需要。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只是权宜之计。该保护模式仅为在个案中认定有无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消极权益,而非民事权利的积极赋权保护方式,这不能满足体育产业许可市场以权利为前提的授权机制需求,也不利于体育赛事节目转播市场秩序的建立[15]。“物权+合同”模式的问题在于,动产为有体物且根据物权法定原则,权利人主张物权往往因缺乏法律依据而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由于合同效力的相对性,权利人也难以通过赛前签订的入场协议控制场馆之外的盗播行为。2. 5 广播组织权保护似成国际趋势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讨论的《保护广播组织条约》中,不少代表都将体育赛事节目纳入广播组织权的保护范围进行讨论。在版权及相关权常设委员会(SCCR)召开的第二十二届会议报告中,国际电影发行人协会联合会的代表认为:“4 月磋商会提供的信息显现了广播组织在体育等领域的财务贡献的重要性。为保持这一经济模式,对广播组织进行保护至关重要。广播组织向公众播送时,有必要对播送的节目和作品进行保护。”[16]该会议的《保护广播组织条约草案》要件指出:“对于技术发展的影响,尤其是其对数字平台所产生的影响,必须加以充分考虑。在广播体育赛事时发生的严重的信号盗播情况便是佐证。”[17]在SCCR召开的第二十三届会议报告中,墨西哥代表团认为:“该提案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要找到信号盗播的解决方案。有必要向广播组织授予一种法律诉讼的权利,来防止他人利用数字平台进行网播或同时广播。这些行为都是非法的,在广播体育赛事的情况下尤为如此。”[18]如此种种,都表达了采用广播组织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的立场。综上所述,在 5种保护模式中,通过广播组织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最为合理。相较于反不正当竞争法和“物权+合同”保护模式,广播组织权的赋权保护模式能够使制度供给适应市场需要。相较于作品保护模式,通过广播组织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既符合我国著作权法二分体系的逻辑,也与邻接权保护投资的理论更为恰适。在已有的邻接权中,由于视听作品与录像制品的分界尚未明确,采用录像制作者权进行保护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通过广播组织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既能避免因独创性高度认定不一而导致的不确定性,也顺应了国际发展趋势。 ■■■3 体育赛事节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的完善 从世界范围来看,广播组织权制度是立法者将作为传播者的广播组织纳入著作权制度保护体系的一种先进理念的体现,是作品与作品传播相结合的产物,为当今世界很多国家所采取[19]。关于广播组织权的概念,从通讯法的角度理解,主要是指广播组织享有的使用广播频率来播出广播节目的权利;从著作权法的角度理解,国外学者一般认为广播组织权是指广播组织享有的授权或禁止他人利用其广播的权利,我国学者则认为广播组织权是对其广播节目的专有权利或广播组织所享有的对其向公众广播的节目信号所拥有的专有权利[20]。随着广播组织的业务从无线到有线再拓展到网络世界,其权利范围也得到了丰富和发展,这既体现在《罗马公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保护广播组织条约草案》等国际公约中,也体现在各国著作权立法中。我国新《著作权法》就广播组织的权利内容进行了扩张,这对遏制网络环境下体育赛事节目的盗播行为意义重大。但广播组织的权利主体、权利客体以及权利限制等方面的规定仍有待完善。3. 1 权利主体我国新《著作权法》规定的广播组织权的权利主体仍为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将其他组织者排除在广播组织权主体之外。在体育赛事节目相关的侵权案件中,很多主张权利的主体不具备这一身份条件。在央视国际诉北京我爱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我爱卿)案中,被告认为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并非广播组织,因此不享有广播组织权,对此,法院认为央视国际虽然并非广播组织,但基于中央电视台这一节目广播组织权人的授权,央视国际有权禁止未经其许可的电视转播行为[21]。也即,当广播电台、电视台之外的其他民事主体是广播组织权的受让人或被许可使用人时,也享有广播组织权。然而,主张权利的民事主体可能既不是广播电台、电视台,也并非基于广播组织的授权。如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诉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案中的原告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并非广播组织,其权利来源于世界体育集团(World Sport Group,WSG)公司的授权,WSG是一家主营体育营销、赛事管理和传媒的公司,也并非广播组织[22]。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北京天盈九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案中的原告新浪公司和其授权公司中超公司也都不是广播组织[23]。从目的论的角度看,为有效保护体育赛事节目,解决盗播问题,将广播组织权利主体扩大至网络媒体,可谓对症下药。在体育赛事产业链中,体育赛事组织者通过对场地的控制、人员的组织支配与管理等优势占据赛事产业链的上游,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则通过参与竞标、支付合同对价等方式从上游体育赛事组织者处获得“打包”授权,再通过付费观看、广告运营以及社群衍生品的开发等获得赛事媒体传播上的收益,成为连接上游体育赛事组织者和下游广告投放商的关键一环。腾讯体育、虎扑体育、凤凰体育和新浪体育等网络媒体发展迅速,逐渐成为体育赛事节目版权购买的主力军。对于网络媒体而言,对赛事节目的控制权是其回收投入并获利的重要渠道和杠杆。给予网络媒体广播组织权主体地位,是其获得法律保护的基础。3. 2 权利客体我国新《著作权法》并未明确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客体是“广播、电视节目”还是“广播、电视信号”。当通过广播组织权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时,权利客体究竟是节目还是信号,颇具争议。“节目说”认为广播组织权的客体是广播组织播送的节目,即用以全黄宗琪、林秀芹体育赛事节目的广播组织权保护研究.txt面展示体育赛事实况的内容本身,“信号说”则认为广播组织权的客体是广播组织传输的载有节目的信号。目前,“信号说”逐渐成为主流观点。在SCCR第十五届《保护广播组织条约经修订的基础提案草案》制定会议上,多数国家的代表赞同将广播组织权的客体界定为广播信号,该草案第6条第1款规定:“根据本条约给予的保护仅适用于权利人的传输信号,而不涉及该信号所载的作品和其他受保护的客体。”[24] SCCR第二十七届会议制定的《保护广播组织条约工作文件》虽未完全摒弃“节目说”,但也将信号作为广播组织权利客体的首选。文件第 6 条“适用范围”的2种备选方案均规定“依本条约授予的保护仅延及……为播送而使用的广播信号,而不延及此种信号所载的作品或其他受保护的客体”[25]。在新浪诉天盈九州二审案中,法院认为“著作权法第 45 条第 1 款第 1 项……所称的‘广播、电视’并非广播电台及电视台所播放的节目,而是承载该节目的广播信号,体育赛事公用信号属于此种信号,其属于广播组织权的权利客体”[26]。“传播功能”是邻接权客体的核心功能,广播组织权的客体主要是在传播作品的过程中形成的广播信号[27]。创设广播组织权的理由,在于防止分流广播的听众或观众,从而损害作为节目传播者而非节目创作者或制作者的广播组织的利益,只有将载有节目的信号设定为保护客体,才能既保护广播组织的利益,又不至于造成法律逻辑的混乱、权利归属与授权机制的错位和对公有领域的侵蚀[28]。各大互联网公司不惜以数亿成本抢夺体育赛事公用信号播出资源,其他网站未经许可,以截取信号的方式,将他人正在直播的体育赛事节目在其控制的网络平台向公众传播。这种盗播行为是对整个赛事直播价值链的破坏,最终将不利于体育赛事节目的传播。立法应当明确广播组织权的客体为信号,使体育赛事节目信号本身受到保护,这样不管体育赛事节目内容是否为版权保护的作品,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利用行为都会受到权利人的控制。3. 3 权利内容在权利客体为信号的前提下,权利内容的构建应考察哪些是对信号的利用行为,对信号利用行为的控制构成了权利内容。3. 3. 1 转播权欧洲法院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实践中分别对“公开表演权”和“向公众传播权”做了新的阐释,重申了技术中立原则,确立了整体效果原则[29]。SCCR 第二十七届会议中的《保护广播组织条约工作文件》第9条也秉持了技术中立的原则。其中,备选方案 A 规定广播组织享有的授权专有权包括“以任何方式向公众转播其广播信号”,备选方案B规定的广播组织享有的授权专有权有“以包括转播、有线转播和通过计算机网络转播在内的任何方式转播其广播节目”[25]。在此背景下,我国新《著作权法》为广播组织的转播权增加了“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的用语,显然是吸收了技术中立原则。随着流媒体技术的发展,互联网环境下的转播行为对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利用所造成的影响比传统转播形式更甚。在央视国际诉我爱卿二审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指出:“通过互联网转播中央电视台相关频道的节目内容,即使与以无线方式、有线方式的转播在客观效果上并无实质差异,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网络转播比传统的电视转播方式可能更加迅速、便捷,成本更低,当然,对于权利人的损害也可能更大。”[30]新《著作权法》的这一修改,使得无论他人对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利用是采用无线还是有线方式,以及采用哪一具体的有线传播方式,对该行为的性质均不应产生影响。以截取信号方式在互联网实时传播体育赛事节目的盗播行为将得到有效遏制。有学者认为:“如果在修改后的《著作权法》实施后(2021 年 6 月 1 日),再审法院和其他法院还持同样的观点,在日后因体育赛事现场直播被未经许可转播而引发的纠纷中,仍然认定现场直播时产生的连续画面属于视听作品,判决被告侵害了视听作品的著作权,则法院将架空本次《著作权法》修改中最为重要的成果之一——为广播组织以技术中立的方式规定转播权。”[31]3. 3. 2 后续利用的控制权对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利用可以是转播这样的即时利用,也可以是复制、发行和网络传播等后续利用。关于广播组织权的内容是否包含后续利用的控制权尚存争议。有学者认为,应当根据“信号说”理论来安排广播组织权的内容,将广播组织的专有权利限定为转播权,删除其他录制权、复制权等权利和关于权利保护期限的规定,以真正体现“以信号为基础的方法”,避免对广播组织权的保护延及节目本身[28]。也有学者认为“信号说”理论只保护广播组织的即时信号,而不保护信号的录制物,存在明显的错误,因此提出“修正的信号说”理论,该理论强调以邻接权模式来构建广播组织权的内容,授予广播组织对信号即时利用和后续利用的控制权,使广播组织享有对信号录制物的复制权、发行权、重播权和网络传播权等[32]。我国新《著作权法》为广播组织新增了“将其播放的广播、电视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的权利,这说明广播组织不仅能通过转播权控制实时转播行为,还能控制对广播、电视的后续传播行为。这一规定有利于权利人控制互联网环境下对赛事节目的重播、点播等利用行为。其实对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后续利用和即时利用一样,都是为了获得体育赛事节目内容,只不过后续利用是对信号的一种间接利用,但间接利用实质上也是对权利主体投资利益的利用。如果说《罗马公约》创设广播组织权,是为了保护广播组织以制止第三方对其节目信号的非法盗用,那么与信息网络技术相适应,广播组织者的权利应当延伸到信息网络上的传播[33]。因此,这一规定是合理的。新《著作权法》扩充了广播组织的权利内容,但如何平衡好广播组织与著作权人等的利益关系又成为新的议题。为此,新《著作权法》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行使前款规定的权利,不得影响、限制或者侵害他人行使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这一规定似乎体现了立法者对广播组织权扩张的“隐忧”,但意图通过此项规定来平衡广播组织与著作权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不仅不能为司法裁判提供清晰的指引,反而可能制造更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赋予权利一方面又抹杀权利,这无疑背离了“划定产权的边界,降低交易的成本”之立法宗旨。应当通过对广播组织权规定具体的限制条款来解决实践中潜在的利益失衡问题。3. 4 权利的限制利益平衡原则要求任何权利主体都不能垄断体育赛事节目信号。体育赛事尤其是重大体育赛事作为客观事实,如同时事新闻一般往往具有一定的公共属性,如果任由广播组织垄断并采用付费方式,限制公众接触,容易导致信息垄断或信息流通阻塞,对公共利益造成不利影响。因此,有必要对广播组织权进行合理的限制。欧盟通过确立重大体育赛事列表制度和对赛事进行简短报道的权利来防止广播组织垄断体育赛事节目信号对公众知情权造成的不利影响,值得借鉴。3. 4. 1 重大体育赛事列表制度所谓重大体育赛事列表制度,是指制定列表目录,确定某些对社会具有重大意义的体育赛事节目免费播放,保障公众对重大体育赛事的知情权和信息流通的自由。欧盟《视听媒体服务指令》(以下简称 AVMSD)第 14 条规定:“成员国可根据欧盟法律采取措施,确保其管辖范围内的广播组织对具有重要社会意义的赛事广播不构成垄断,避免剥夺公众通过直播或免费电视转播来观看此类赛事的权利。对此,有关成员国应拟定其认为对社会至关重要的赛事清单。”[34]在欧盟内部,像世界杯这样的足球赛事被认为是对社会至关重要的赛事,必须免费播放[35]。3. 4. 2 对赛事进行简短报道的权利对赛事进行简短报道的权利是指为了限制享有独家转播权的广播组织对赛事信号的垄断,赋予媒体对重大体育赛事进行简短报道的权利。根据欧盟AVMSD第15条的规定,在“公平、合理、无歧视”的基础上,任何媒体都具有对公众关注但由某些广播组织垄断广播的重大体育赛事进行简短报道以及在指出新闻来源的情况下自由地对新闻进行节选等权利[34]。随着付费体育时代的到来,体育赛事信号垄断的问题不可避免。为防止国家重大体育赛事转移到付费电视,损害公众利益,平衡好广播组织对重大体育赛事的独家转播权和公众获取信息的自由十分重要。为此,可以借鉴欧盟关于重大赛事列表制度和对赛事进行简短报道的权利的规定,确定我国的重大赛事清单和免费电视标准,保障公众对重大体育赛事的知情权。 ■■■4 结束语 体育赛事节目盗播行为的频发凸显了法律滞后性与新技术发展之间的紧张关系。遵循新技术的特点,完善体育赛事节目的法律保护体系,使体育赛事节目这一产业链上投资的各个主体的利益得到妥善保护,才能促进体育产业的健康发展。在我国现有的立法框架下,通过完善广播组织权来保护体育赛事节目是较为合理的方案。此次新《著作权法》基于技术中立的原则为广播组织扩张了转播权的范围并新增了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使得权利人能够控制对体育赛事节目信号的即时利用行为和后续利用行为。尽管如此,新法并未解决广播组织权利主体、权利客体和权利限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对此,应当扩大广播组织权的主体范围,使其能够涵盖传统和新型的网络传播主体,明确广播组织权的客体为载有节目的信号。同时,对权利进行必要的限制,通过确保公众享有免费观看重大体育赛事节目的合理机会以及未获独家转播授权的媒体对重大赛事摘选内容进行简短报道的自由,保障公众对重大体育赛事的知情权,实现各方利益的平衡。
涔愰奔鏃犻檺瀹夊崜 涔愰奔浼犲獟鍦ㄧ嚎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体育赛事的商业价值与房产价值走向雷同

体育赛事的商业价值与房产价值走向雷同
体育赛事的商业价值与房产价值走向雷同?#体育赛事策划13#赛事资产16#体育投资...

博鳌体育刘世强比赛投票是骗局,涔愰奔浣撹偛鍦ㄧ嚎鐩存挱悲惨身世只为博取同情行骗

博鳌体育刘世强比赛投票是骗局,涔愰奔浣撹偛鍦ㄧ嚎鐩存挱悲惨身世只为博取同情行骗
博鳌体育刘世强比赛投票是骗局,悲惨身世只为博取同情行骗博鳌体育刘世强比赛投票是骗...

我校举办2021年体育嘉年华系列赛事活动暨建党100周年红色之旅趣味运动会.txt

我校举办2021年体育嘉年华系列赛事活动暨建党100周年红色之旅趣味运动会.txt
我校举办2021年体育嘉年华系列赛事活动暨建党100周年红色之旅趣味运动会我校举...

【体育赛事】两当县举办庆祝建党100周年暨庆五一、迎五四职工登山活动.txt

【体育赛事】两当县举办庆祝建党100周年暨庆五一、迎五四职工登山活动.txt
【体育赛事】两当县举办庆祝建党100周年暨庆五一、迎五四职工登山活动收录于话题4...

小场地大健康东方红学校举行体育竞赛活动月启动仪式

小场地大健康东方红学校举行体育竞赛活动月启动仪式
小场地大健康东方红学校举行体育竞赛活动月启动仪式点击上方“忻州东方红”可以订阅哦...

重磅!阜新即将举办国家级体育赛事.txt

重磅!阜新即将举办国家级体育赛事.txt
重磅!阜新即将举办国家级体育赛事收录于话题记者从市文旅广电局获悉,我市将于6月2...

体育赛事策划的庄家思维.txt

体育赛事策划的庄家思维.txt
体育赛事策划的庄家思维收录于话题#体育赛事策划13#体育赛事观体育赛事策划的庄家...

【涔愰奔浼犲獟灏忔櫄体育赛事趣味运动会】-----团结协作绽放活力哈业脑包学校(小学部)趣味运动会.txt

【涔愰奔浼犲獟灏忔櫄体育赛事趣味运动会】-----团结协作绽放活力哈业脑包学校(小学部)趣味运动会.txt
【体育赛事趣味运动会】-----团结协作绽放活力哈业脑包学校(小学部)趣味运动会...

暂停全市群体性聚集体育活动和赛事

暂停全市群体性聚集体育活动和赛事
暂停全市群体性聚集体育活动和赛事暂停全市群体性聚集体育活动和赛事为切实减少人员聚...

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负责人解读《体育总局公安部关于加强体育赛场行为规范管理的若干意见》

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负责人解读《体育总局公安部关于加强体育赛场行为规范管理的若干意见》
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负责人解读《体育总局公安部关于加强体育赛场行为规范管理的若干意...